·  新葡萄股票基金

七成债券基金经理选择重配信用债

发布时间 : 2020-02-03 04:03    点击量:

  最后,杜振业认为,要推动中国高收益债市场的发展,需要完善法制和市场机制建设,尤其是加强对恶意逃废债行为的惩罚力度。

  深圳一位债券基金经理表示,信用风险更容易发生在某些落后产能行业,目前部分债券收益率水平已经有所反应,整个市场问题不是很严重。

  杜振业预计,随着高评级债、利率债来到阶段性高位,低评级信用债有望受到一些机构的关注,估值可能会得到一些修复。

  中国基金报记者 方丽

  2019年债牛有望延续——对于近期债市高位震荡的态势,杜振业认为,一方面是短期受消息面扰动所致;另一方面也与2018年9月以来债市第二波上涨后获利盘出清有关。

  不过,这一反弹能否持续到6月份?近六成经理认为可以。一位债券基金经理坦言,一季度债市问题不大,而二季度要看资金价格中枢。上海一位债券基金经理仍然看好上半年债市,认为收益率会受经济增速下滑和利率市场化影响,估计会平衡震荡,整体收益仍然可观。

图片 1

  对于目前重点配置的债券品种,有35位基金经理选择了信用债,占比71.11%。而利率债、可转债、城投债和银行协议存款也被较多债券基金经理看好。

  美债熊市会不会冲击国内债市?吴土金认为,国内的货币政策独立性是在强化的。海外利率对国内利率和人民币汇率的冲击,出现小幅变化无碍大趋势,国内政策可以通过资本管制和汇率的温和贬值来隔离这种传导。

  不过,也有债券基金经理非常悲观,认为地方融资平台会爆发风险,甚至有人预测局部一定会出现违约事件。更有基金经理表示:“发改委允许城投债借新还旧等信号表明,地方债务至少已进入庞氏骗局第二阶段。债券投资将面临较大的信用风险、信用利差扩大风险,并且有可能造成挤兑从而产生流动性风险。未来需要严格控制标的资质,控制久期及杠杆。”

  第三,坚持分散持仓的原则,保持风险的合理暴露,避免集中持仓带来的净值振幅加剧,贯彻绝对收益理念。

  对于2014年信用风险是否会爆发问题,有半数基金经理选择了“还很难说”,而认为会爆发和认为不会爆发的基金经理均在25%上下。“即使爆发也是局部问题,整体风险可控”成为主流观点。

  2019年股弱债强格局难变——吴土金认为,2019年股票会有一些战术性的机会,但整体的战略性时机还没有成熟,2019年仍相对看好债券类资产的表现。

  “地方债务监管政策日益明朗,且是个长期问题,城投债的配置价值提升,但长端品种波段机会有限。”一位债券基金经理表示。另有人士表示,地方债务问题可控,但某些区域地方政府债务余额增长过快,严重依赖土地出让收入,需要做好信用分析。

  谈债市

  具体配置思路上,多数债券基金经理偏谨慎。南方一位基金经理表示,对于债市持相对谨慎态度,在资产配置上更倾向于久期较短、信用评级较高的品种。深圳一位债券基金经理也表示会逐步降低杠杆、获利了结。“少量配置利率债,规避低评级产业债,维持适度杠杆和中等久期,严控信用风险,对于股票和转债,将继续精选个券以获得超额收益。”上海某债券基金经理表示。

  信用债市场苗头并不好——杜振业认为,由于恶意的财务造假和逃废债并没有得到相应惩罚,严重破坏了市场信心,导致机构不敢轻易涉足信用债。

  地方债问题一直受到市场关注,超过七成经理认为整体风险不大,而且城投债具备一定的投资价值,但近两年集中到期债券规模较大,要精选个券。

  从利率角度判断,吴土金认为降息也具有一定的空间。

  《中国基金报》针对债券基金经理展开季度调查,得到49人反馈。调查结果显示,24.44%的债券基金经理认为会爆发信用风险。去年下半年债市一片哀鸿,今年以来呈现反弹格局,有42位债券基金经理认为是由于流动性改善。

  此外,中国高收益债风险较高,要推动高收益债市场的发展,需要那种能够长期承受高风险的资金进入。

  因此,未来信用债的扩容以及发展都会受到阻碍,增长速度可能会变慢,甚至绝对额都会变少。

图片 2

  第二,对风险有承受底线,低于某些评级的债券,即使做了非常精细的研究,很有把握,也严格设置投资比例限制,确保一旦出现风险不会给基金净值带来显著影响。

  第一,信用违约还是呈现常态化,高杠杆的民企现金流危局仍在,很多公司财务费用、高负债的情况非常严重,很自然就会出现资金链断裂,进而形成债务违约。

  在当前极端行情下,转债市场偶尔会出现套利机会(纯债溢价率为负),具有一定的参与价值。

  过去十几年来,中国高铁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就,也为百姓福祉和经济发展注入了新活力,这是不应该被忽视的。因此,不能单纯站在经济效应的角度去评价高铁的债务,用灰犀牛形容,似有些危言耸听。

  吴土金先生:经济学硕士。曾任长城证券股份有限公司研究员,国投瑞银基金管理有限公司研究员,平安养老保险有限公司组合经理,财通证券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基金经理,德邦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事业部总监,现任长安基金管理有限公司总经理助理。

  利率债仍可配置——杜振业认为,短期利率下行受资金面扰动比较大。目前,市场整体处于宽松状态,溢出的资金肯定会去配置一些久期相对较短、低风险且高流动性的利率债,这对于利率债市场是一个比较坚实的支撑。

  嘉宾介绍:

  如何做到精细化研究?吴土金介绍,主要有两方面。第一,长安基金固收团队以自上而下的人员配置为依托,从宏观争取把握大类资产配置机会;第二,在产业信用债和企业债研究中,精耕细作,要把发行主体研究透彻,甚至比股票研究专业人员还要透彻。

  具体来看,作为基金经理,杜振业认为,政策放松的背景下,金融与地产两个板块有望率先受益,中线可以做一些配置。

  实践中,则是上述两个方面相结合。譬如,2018年,长安固收团队从大类资产配置角度出发,战略制定了“看多债券,极其低配股票”的策略,并辅以个券精选,从而取得了较为理想的收益。根据海通证券研究所数据显示,长安鑫益增强混合A(偏债混合)以14.15%的净值增长率(截至2018.12.28),成为2018年混合型基金冠军。

  “坚持绝对收益理念,通过精细化研究,作出债券的α。”这是长安基金总经理助理吴土金给所负责的固收团队制定的工作目标。吴土金认为,过去很多年,主流机构基本上都是在做债券β,长安基金作为后起之秀,作为小机构,做α可以体现差异性,打造自身特色。

Copyright © 2015-2019 http://www.namforum.com. 奥门新葡萄网站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